老年人学习兴致浓 老年大学供不应求

\
 
  “为争取一个入学名额,数百名老年学员凌晨便赶到老年大学连夜排队报名。”“早上6点多就来排队了,听说有老人4点多就来了……”
 
  “占坑”,不再是孩子上学的专利,如今的老年大学,同样面临“僧多粥少”的尴尬。

  先报个高级班占位子
 
  地坛公园后身的短巷子里藏着个500平方米左右的四方小院,东城老年大学43个班,将近两千人(次)的学生每个星期就在这儿轮番上课,“学位”仍然供不应求。
 
  “西画班最大容量45个人,后面还有63个人在排队。”校长杨书章说。如果前面有学员退出,后面排队的人就能补上,可是今年到现在“一个退出的也没有”,而且到了明年,今年的排队顺序就作废了,还得重新来。“因为总报不上名,还有着急的老人到区里告过我们的状——两三年都轮不上,是不是里头有猫腻儿?其实真是我们现在的资源满足不了需要。”
 
  报班的老人们也有“对策”,报不上初级班,就先报个高级班占位子,进来再说;于是这两年,高级班也总是两三个钟头就报满了。
 
  不肯“毕业”的老人们
 
  和年轻人不同,老年大学的学生总也不肯“毕业”。学校按规定不收80岁以上的新生,但对于学到了80岁的老学员,却不能强制终止他们的学业。曾经有位来上课时几乎迷路的年过八旬的老人遭遇学校“劝退”,“老太太气得直哆嗦,后来班长、班委、街道的同志都出面,劝了一个学期才劝下来。大家都不愿意‘被退学’。”
 
  许多老人把学校当成了另一个家:下午上课的人,上午就赶来,和要好的同学一起吃个午饭再接着上课;孩子们放假怕开学,老人们却常常在假期里想念校园,“尤其是一些老伴儿去世的老人,太孤独了。”东城老年大学副校长郭宝婵说:“和孩子们交流,没有和同龄人交流顺畅,而且,他们在这儿有共同的兴趣爱好。我们劝一些高龄的老人退学,他们也跟我们讲道理,说你这不符合‘终身教育’。”
 
  老年大学得姓“教”
 
  其实,在国字头机构扎堆的北京,许多政府部门都有自己的老年大学;但在老人中间打听下来,能向社会开放的却非常有限,“那都是老干部大学。”
 
  一些老干部大学的门槛甚至让本单位的职工也高攀不起——“规定局级领导才能进,不仅副局不行,连正局级调研员也不行,必须是当过局长的。”有老人抱怨。
 
  对于北京优质老年大学的“学位”越来越供不应求的局面,杨书章认为,一大原因在于“北京的老年大学没人‘管’,只有一个老年大学联谊会,非常松散,没有主管部门,缺乏统一规划,有了问题没办法解决。从学校发展的角度,最好还是纳入教育系统,老年大学得姓‘教’。”